音樂之門藝術之都—嘉義之旅 (4) 嘉義人的音樂素養

嘉義市國際音樂節的重頭節目是在每天晚上的戶外音樂會,由於這是個市內型節目,要找個好位置的話就要提早去會場。逛過嘉義舊酒廠後,我先去找晚餐,填滿肚子再去聽音樂會。

DSCF9251

從舊酒廠漫步,看看周遭的環境,這一年來嘉義市都沒有什麼變化,不一會就來到文化路夜市。還記得前一年從香港來嘉義的時候不幸地遇上了腸胃病,在嘉義市的時候根本沒有辦法吃些什麼,這次在夜市相信能找到些什麼吧?可是這天才是第一天,我的心理狀況就好像還未有調整好,看著街上的人群熙來攘往,加上林林種種的食肆和攤擋,我的腦袋完全處理不到當時我情況。時間慢慢地流逝,還是想不到,最後只好到去年吃過兩次的噴水雞肉飯。

DSCF9256

巧合地,上一次來嘉義光顧的第一餐廳就是這一家。來到店內,顧客數目非常多,要找座位有一點難度,我舉了很久手,終於有店員回應我,他是一年前接應我的店員,一年後,我還是聽不懂他說什麼,而他的態度還是十分粗獷,無所謂吧,我只是想吃一頓飯而已。

DSCF9258

在網路上看過,這一家火雞肉飯其實並不是十分好吃,只是因為在圓環旁邊佔盡地利所以才那麼多人光顧。對我來說,其實味道上還可以啦,最重要是便宜的一小碗飯能令我飽腹了,只是店員的服務口氣並不是我能夠接受,加上人太多令員工工作量變大,磨擦自然會多了。種種細節讓食客吃得不舒服,此時我決定下一次吃火雞肉飯的話一定要找別家,畢竟這裏是火雞肉飯的原產地呢。

晚飯過後,我來到這一晚的演出場地—嘉義市中正公園,音樂會開始時間是19:30,可是19:15時會場的座位已經所餘無幾,我在座位後面的空間靠站著,不一會音樂會馬上開始,這天演出的隊伍分別是新竹市國立清華大學管樂社和日本國立音樂大學銅管樂團。

DSCF9265

從管樂節可以看出臺灣對於管樂團的重視程度不低,不少大學都設有管樂團,有些更加是相當專業的。在香港,管樂團就像是不入流般,一般只有中小學才有管樂團,大學的層次就只有一間大學設有管樂團,其他的都是管弦學樂,業餘級的管樂團倒是有不少,但是職業級的卻只有管弦樂團。曾經我也有想過要在自己所屬的大學樂團組織附屬管樂團,但是礙於時間和資源有限,所以「計劃」還是一直只在「計劃」的階段,先組起一個小型的銅管樂合奏小組再作打算吧。

在音樂會進行時,我留意到整個中正公園座無虛席,不論男女、小孩還是老人家,都是音樂會的觀眾。你以為是因為人們想找個座位坐坐而非聽音樂(在香港的確有這樣的情況)?其實在觀席眾外的空間全部都是觀眾,他們都是隨便找個位置就站著,有些會找高台方便拍攝。單憑目測,這裏大概已經聚集超過二千人了。

DSCF9273

就只是一個普通的戶外音樂會,當時室外氣溫大概是19度,既沒有飲食供應,也沒有贈品派發,然而觀眾依然是非常享受地細心聽薯樂團我演出,即使音樂會超時了,觀眾還是繼續聽下去。光是這個場面,你就會明白嘉義人的音樂修有多好,他們愛管樂的熱情,絕不是出身於文化沙漠的香港人能夠想像到。

簡單一點說,在香港舉辦一個戶外的管樂演出,能有超過200個觀眾,那已經是值得高興的事了。

那時我在想,我能夠有一天以香港樂手的身份踏上這個舞台呢?

DSCF9278

隨著銅管樂聲漸漸消去,嘉義市國際管樂節尾二的戶外音樂會結束,群眾慢慢散去。

這趟旅程由於我帶的背包空間不足,加上中途需要大遷移,我早就打算過要在旅程中途先把一些東西寄回香港再繼續旅程。在出發前知道有速遞公司跟便利店合作,能透過便利店協助寄物。還是那一句話,第一天我的語言系統還未完全適應,經過了一小段時間反覆練習對白後,我走進便利店查詢細節。

職員:「你是要寄到哪裏?」
我:「香港。」
職員:「什麼?」這時職員好像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只好拿出Google Maps讓她看看我要寄的目的地。
職員:「啊你是要寄去大陸嗎?規則就不同了。」
我:「我不是要寄去大陸,我是寄去香港。」
職員:「香港不就是大陸嗎?」她這句話幾乎把我氣翻了。
我:「香港是香港,大陸是大陸,不同地方來的。」

後來我發現當地有些人會以為香港就是中國大陸,因為她不是最後一個向我問這個問題的人,我明白現在香港的處境,也明白到香港人的質素就是不好,但是惹將兩地畫成等號的話,誤會可大了。看來地緣政治問題還是十分複雜,有理說不清呢。

由於這才是第一天,我根本沒有東西需要記,所以拿到所需的資訊後,我就回到距離便利店不遠的民宿了。

前文說過這次嘉義之旅我只有一天是有宿友,其餘的日子都是自己一個住,在這個寶貴的一天,我偏偏沒有好好地把握機會去認識當地人家。女生們都是住在同一個房間,而房間正好跟洗手間和浴室同一層的,由於浴室是共用的,所以我也得跟她們一起共用,可是在浴室跟異性搭話,這種場合難免令人尷尬,我只好放棄了。

洗澡過後,我回到房間預備第二天的行程,房門突然打開,一個男生進來,放下了他唯一的裝備—小型背包,躺在床上後就一直自顧自地玩著電話,偷看他好像是在專心地發訊息,不容許我干涉其中一般。就在這時候我就知道,這一趟旅程要認識宿友的話大概是沒有希望了。時間已到夜深,翌日還要很早起來出發,還是早一點休息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