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相機袋 (2) 鏡頭迷陣

近日身邊越來越多朋友查詢學習攝影和購買器材相關的問題,令我記起自己還有一個主題只是寫過開端然後就停滯不前了。他們的疑問促使我再回一下以前走過的路,看看自己5年前拍的東西,偶有驚喜。

上回提及我為了尋找更多機會琢磨攝影技術而萌生了探索香港的想法,這種想法的實行門檻很低,如果有同伴的話,就相約一起去行山,先找一些簡單的山,好讓當時還不習慣行山和漫步野外的我能輕輕鬆鬆走過山路,靜靜地拍照;如果沒有同伴的話,那就在城市中遊走,看看有沒有什麼文物徑,最近有沒有一些容許訪客拍照的展覽?有沒有哪些地方是從前沒有去過呢?

每個星期都出行一次(其實那時的我有點懶惰,很容易就會找藉口不出去),甚至上班也帶著相機,不放過任何一個能拍照的機會,漸漸我習慣了拿著相機到處走的感覺。

當年12月,我跟幾位同樣對攝影有興趣而且也擁有單反的朋友們相約,在聖誕節的時候一起去各商場拍拍燈飾,練習一下攝影技巧,那時候正好借到另一位朋友的Canon 70-200mm f/4L IS USM(俗稱小小白IS),不如也帶去玩玩吧。或者就在那個時候,就令我萌生了到底我應不應該升級我的裝備,換鏡頭呢?這個問題足足纏繞我多個月。

第一個問題,相信也是一個攝影界內糾纏不清,隨時惹來戰火的問題—定焦鏡還是變焦鏡?

定焦鏡愛好者說:「定焦鏡的成像比變焦鏡好。」
變焦鏡愛好者說:「現今技術上鏡片的質素已經能解決問題。」
定焦鏡愛好者說:「廣角變焦鏡會造成廣角變形。」
變焦鏡愛好者說:「相機會修正這個問題。」
定焦鏡愛好者說:「定焦鏡輕巧便攜。」
變焦鏡愛好者說:「當你需要多個焦距時,一支變焦鏡解決帶多字變焦鏡的不便。」
定焦鏡愛好者說:「定焦鏡的最大光圈更大。」
變焦鏡愛好者說:「光圈太大景深太小沒甚意義,反正我是拍風景為主。」

以上爭辯在不同的網上討論區時有發生,當然亦在我的腦海裏左思右想。針無兩頭利,說到底,還是看你的使用習慣和銀包的負荷比較穩妥。銀包負荷方面,我走到相機店問問小小白IS的價錢後,馬上放棄了購入變焦鏡的念頭。

至於使用習慣呢?作為一隻IT狗,當然要用一個比較科學的方法來輔助我找出答案。從數碼相機拍出來的照片都附上EXIF,在EXIF中可以找到焦距的數字,只要我寫一個小程式,將我所有照片拿出來抽出其焦距後做一個統計,我就能知道自己的常用焦距是什麼吧?花了半天時間,我完成了這個小程式,運行一次後得出的答案是APS-C 135 mm。

IMG_1232
攝於中環砵甸乍街(又稱石板街),為英治時期香港的重要建築

值得一提是當時我只有一支18-135 mm,如果答案是在範圍內的話,倒是有可信性,但是如果得出135 mm的話,其實有兩個可能:一是我的常用焦距真的是135 mm,二是135 mm根本不足以我的應用,我要的可能是比135 mm更遠的焦距。從數據科學上說,我提出的構想似乎盲點重重,不過在這個實驗中我並沒有發現這個盲點然後就進行計劃的第一步了,幸好後來我沒有後悔這個選擇。

「135 mm就決定是你了。」在2012年3月,我買下了Canon EF 135mm f/2.8L USM。

當時正好是長洲櫻花盛開的日子,所以我在某個星期日乘船前往當地探索,順道熟習一下這支新鏡頭。我的方法是很直接,就只帶這支鏡頭去長洲。在等效焦距216 mm之下,拍攝櫻花完全沒有問題,我很快就習慣了拿著這支黑色的紅圈鏡頭在櫻花樹下走來走去。

有人說,當你手上只有單一焦距時,你就會想辦法善用這個焦距,說實的,在其他情況之下,拿著這支望遠鏡來拍照實在是非常高難度,但從長洲回家,我確實拍了不少照片,算是一大突破吧。

接下來是一年一度的花展,這類大特寫的場合下,135 mm在我手上完全發揮了其作用,我很喜歡這個焦距,我很喜歡這支鏡頭,喜歡到甚至後來我離開了Canon大家庭之後仍然保留著這支鏡頭,這個留待日後再說。

IMG_9726
拿著望遠鏡頭,當然是要拍鳥類
IMG_2793
28mm與135mm

熟習了Canon EF 135 mm f/2.8L USM後,我想進一步擺脫原有的套裝鏡,有了望遠端自然就需要廣角端吧,普遍用家都會推薦24 mm和35 mm的焦距,而我就想,如果每個人都是拿著這兩個熱門焦距的話,那麼大家拍出來的視角都會差不多,此時,一個焦距在我的眼前飄過,那就是28 mm。當時的我不知道誰是森山大道(其實現在仍不知道),不知道什麼是Ricoh GR,心裏只是想著既然其他人都冷待這個說廣不廣,說標準不標準的鏡頭,那麼我拿著這個焦距說不定能夠拍到跟其他人很不同的視角。

Canon EF 28mm f/1.8 USM,這就是我在2012年4月買下的鏡頭。網上的人都說這支鏡頭質素很差,光圈全開的時候會出現嚴重的紫邊,的確,在實際操作的時候,4光圈以上的都出現很嚴重的紫邊,但當我回顧一下自己的拍攝習慣,其實我是很少將光圈全開的。後來DPP釋出更新,在軟件上修正了紫邊問題,令這支鏡頭更能全面發揮其功用。補上廣角端後,我的Canon 18-135mm f/3.5-5.6 IS就正式退役了。

IMG_0500
少不了香港的一大地標——太平山
241971_10151299597497345_886318675_o
很輕薄的餅乾鏡頭

2012年6月,Canon公佈了旗下第一支餅乾鏡頭—Canon EF 40mm f/2.8 STM,其體積細小的像個鏡頭蓋般。而且價錢相當吸引,同時上市後不久就開始減價了。

7月的某天,到佳能客戶服務中心(在香港又稱「毒氣室」)試了一遍後,我立刻去相機店買下這支鏡頭,其輕薄設計真的如其他人所說就像只掛上鏡頭蓋一般,在大大的單反掛著細小的鏡頭,外型相當逗趣。亦因為其便攜性,在我的單反時代,這些鏡頭成為了我的常備軍,大部份時間都是掛上這支鏡頭,出門更容易帶著相機出外到處走。

IMG_0691
攝於泥涌,位於西頁的石灘,灘的中部位置是軟泥,而邊緣人跡罕至的地方(即相中位置)則滿佈鋒利碎石,看似平庸,實屬危地

讀者們或許會發現到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我買的鏡頭在一般的用家眼中都不是很常用的鏡頭,是的,那個時候我最喜歡用冷門的東西來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同時尋找個人風格。雖然它們屬於冷門鏡頭,但是自從購入三支鏡頭之後,我在2014年之前都未有再購入過任何新鏡頭(在2014年買下第四支鏡頭是一個令人後悔的決定,日後再談),經旖長年累月的沉浸在這三支鏡頭,我對28 mm、40 mm、135 mm這三個焦距得到充份的了解,我知道哪個焦距在哪個場合大致會有什麼效果,各個焦距的強弱項。定焦鏡派系所說的好處,我深深地明白了。

第二件事是我一直說的都是全面幅鏡頭焦距,例如28 mm定位是廣角鏡,但是在APS-C之下變成44.8 mm,進了標準鏡範圍之內,Canon在定焦鏡方面並沒有好好地款待過APS-C系列相機的用家,故此,我在購買鏡頭同時一直在部署升級全片幅相機。下一篇我將會講述自己如何掉進更深的毒海—全片幅之路。

IMG_2324
攝於文咸西街(又稱參茸燕窩街),是我2012年最喜歡的一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