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7) 結伴同遊九份

在十分車站外的茶室待了差不多一小時,下一班往瑞芳的火車終於來了,我們出發繼續旅程。

我們下一個目的地是九份,可是火車不會途經那裏,我們需要先從搭乘火車去瑞芳,再轉乘公車至九份。由於來到瑞芳的時候正值下午,大家已經感到肚子餓,我們沒有在瑞芳停下來,下車後就直接找公車站。

dscf0779
在觀景台看下去,最遠的位置應該是基隆市

在前篇提到,十分是因為從前有十戶人家在該地建村,那麼九份是由九戶人家建村嗎?其實不然。早年九份以樟腦業為主,當地有90口灶,而每十口為一份,故稱九份。

dscf0780
依山而建的村落,在山上插滿了樓房

跟十分一樣,在村落附近有礦場,但不同的是九份旁邊的礦場是金礦,而十分是煤礦,正因如此,兩地就有著不同的命運。由於人們在當地發現金礦,引發一時的淘金熱,可是再多的金礦量也有採盡的一日,不足一百年,九份就因為金礦被採盡就步入衰落。後來因為一部臺灣得獎電影《悲情城市》以九份取景,其獨特建築群引起公眾關注,當地趁機轉營觀光業,故有今日的九份。雖然九份跟十分的發展緣由很不同,但是兩地現況還是殊途同歸。

九份跟瑞芳車站距離大約兩公里,不消十分鐘,我們就來到九份。在十分的時候,幾乎整輛火車的人都下車進村;九份沒有火車站,但是不論公車、旅遊車、還是私家車都很多,偶然馬路會出現擠塞的情況。

走上一小段斜坡,我們找到九份老街的入口,這個入口,更令我回想半年前在奮起湖的景況,尤其是兩地都是在山區位置,可是九份的人流比奮起湖多得誇張。依山而建的老街,上上下下的斜坡兩旁就是大大小小的商舖,商舖不是拌手禮就是食肆,假如用一個更加清晰的比喻,九份根本就是臺灣的赤柱,請注意,這個描述並不是完全帶褒義的。

dscf0782
在Google Map顯示這條路叫汽車路,果然名不虛傳

從老街內看著店舖和熙來攘往的遊客,這種幾乎完全只做旅遊業的地方,尤其是著名的,往往都有同一個問題—就像是臺北的夜市般,商業味太濃。或許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個頗有特色的小村落,為了迎合遊客的口味,商戶慢慢轉營,逐漸變得單一模式化,變成一條專吃觀光客的商店街,難以找到代表性高的東西。最少我在這裏待了半個下午,還是找不到一些能夠代表到九份的特產。

幸好奮起湖的地理位置和交通上有限制,不像九份般無止境地澎漲,令當地依然能保留住自己的風格。

走過跟旺角女人街擠迫程度差不多的九份老街,我們隨便進了一間菜館,至於吃了什麼,其實也不是太有印象,畢竟那時的我腸胃還是在混亂當中。感謝T小姐對我的玻璃胃多番遷就,她們三姊弟也陪著我吃一些比較清淡,低甚至無油炸的食物。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臺灣版本的泡菜,不像韓國的泡菜那樣染滿紅色酸酸辣辣的,而是像在香港吃到的酸蕎頭和酸蘿蔔般,主要用醋醃製而成。或許是用過醋,味道酸酸甜甜的,菜的質感也改變了,結果就連我平常不吃的椰菜也能輕鬆地放進口內。

午餐過後,我們再在九份老街到處走走,來到一個有做過功課的人就會知道的地方—阿妹茶樓。「《千與千尋》(臺譯《神隱少女》)也是在這裏取景的。」對,很多人這樣說過,但其實這是以訛傳訛的大誤會。雖然宮崎駿親自澄清自己的動畫跟這家茶樓是完全沒有關係,但是網路世界依舊不斷吹捧著,結果不少國內外尤其是日本旅客紛紛被「騙」來了這個地方。更甚的是茶樓沒有打算澄清,反而利用謠傳幫自己宣傳,在門外掛上了《千與千尋》的海報,在官方網站寫上自己的茶樓是宮崎駿的靈感來源,這樣下去真的是好事嗎?我本來沒有看過這一部電影,沒有共鳴,各位大可以看看Google Map在地導覽於該地相關的評論。

在我的印象中,其實九份並非只有老街這麼小的地方,可以看的位置還有不少,有博物館,甚至是行山徑可以遠離旅客群再深入探索,可是我們明白到,要帶著兩位本來不太願意到處走的小朋友在這些人口密集的地方走了大半天,這時候已經差不多到了極限,所以我們決定打道回府。日後再來臺北的時候,或許會再來一次九份和附近的城鎮,但是事前要先做一點功課,這種交通尚算方便的旅遊旺區,要找一個能認真探索的淡季時間,實在不容易。

然而,回程並不如去程般輕鬆。我們回到瑞芳站的時候,發現回程火車的班次已經沒有座位,只有站票,要不就多等一小時才可以坐,我們只好站著從瑞芳站回臺北車站。站在車箱,不其然令我回想起上次從臺中至嘉義的一役,幸好,這次只需要站半個多小時,而且車箱的人不算太多,不像那次般擠擁。

18:00,我們搖搖晃晃地回到臺北車站,跟T小姐道別後,一整天的平溪線之旅就此結束。

dscf0805
瑞芳火車站等候回程火車
dscf0806
在連續下雨的一星期,難得一整天沒有下過雨

獨自旅行,享受孤身走我路的感覺,沒有認識的人,你只能跟自己內心對話,這個狀態之下,你的內心會更加容易放開懷抱,願意跟陌生人接觸,亦因為自己一個人,所有的行程需要對自己負責任,遇上問題也要自己去解決,這時候往往會認識到自己另外一面,甚至有所成長。

二人同行(把T小姐的弟妹忽略了),高興的事兩人能一同分享,困難的事兩人能一起承擔,著眼點不再是追求個人的心靈溝通,而是為了伙伴設想而一同探索。當然,太過著眼於兩個人的話,有時候我們會忽略了跟在地人交流的機會,但反過來說這亦是跟對方好好相處的寶貴時光。

獨行還是二人行,各有優勢和難處,沒有一種旅行方法有特別的優越感,兩者都是個不錯的體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