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6) 結伴同遊十分

Day 6 – Jun 30, 2016

早上醒來,看看旁邊的床,兩位韓國房友已經不在,難免有點惋惜。我發現自己的床上多了一包薯片,上面貼上了一張紙,是Shim收到卡之後的回應,雖然很簡短,也沒有留下聯絡,但還是有一點窩心的。

img_20160630_071811
雖然只是交流了不多於十小時,收到這份告別禮物,多謝你

在前一天,無意間發現老朋友T小姐帶著弟妹三人行到臺灣各地旅行,剛剛好這幾天就來到臺北,經過一個晚上的討論,我們決定互相調動一下行程,一起出遊新北市的東部。

早上九點是上班的繁忙時間,加上三鐵一體的車站,洗手間的使用率非常高,然而洗手間的衛生程度卻是相當高,最少是我能用的清潔度。在香港,不到大型商場的話,還是不要去好了。

img_20160630_090746
總算可以真正地「坐」火車

臺北車站的「地下城」非常大,來到臺北第六天,幾乎每一天都經過臺北車站的我依然沒有辦法完全確認每個路口。在車站裏跑來跑去,08:55終於找到T小姐,並順利地登上09:00的火車。

平溪線是臺鐵的一條支線,原本主要是用作運輸煤礦的鐵路線,後來漸漸演變成觀光鐵路路線,平溪線途徑多個外國人名的地點,例如十分、侯硐、瑞芳,而在瑞芳車站可以換乘公車至九份。我們的火車之旅就選址十分和九份。

35分鐘後火車到達新北的瑞芳站,我們轉線坐平溪線。搭乘平溪線的人非常多,我們勉強能擠進車箱,情況就像在香港鐵路般,動彈不得。我想,這天不是公眾假期,但火車還是那麼多人,那麼在假期的時候,平溪線各站的擠擁情況真的不敢想像。

dscf0741
十分車站口,這個位置有點像奮起湖

10:45左右,我們終於到達第一站—十分。步出車站後,我們看到的景象就是熙來攘往的老街,對,人潮不亞於臺北的夜市。車站有一個店舖擺賣著燒魷魚乾,T小姐急不及待地去買來吃,而我就靜靜地看著十分老街上人們的交流。

老實說,我對十分的認識不多,要在網路上找十分的歷史亦相當困難,不禁令我懷疑,到底十分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地方?還是不知何時被人憑空創造出來然後因為某些品牌效應而吸引那麼多遊客到訪?如果你問我為什麼選擇前往十分,我只能說這是因為平溪線的其中一站,在臺北這個熱鬧大城市待久了,總想把自己抽空一下,到郊外呼吸一下不同的空氣。

dscf0743
別管途人,只管睡覺
dscf0744
路軌兩旁建屋,這就是十分老街的特色

根據資料,十分舊稱十分寮,在清治時期前凱達格蘭族的活動地點。凱達格蘭族?不正是幾篇前說過總統府前的馬路嗎?前篇說過,凱達格蘭族已被同化,所以現在十分已不是他們的活動地點。清治時代漢人移民至此,由於村子由十戶人家建立,所以取名為十分,最初居民以務農為生,在日治時期由於人民在此發現煤礦,所以當地人轉營為煤礦業,而火車亦因煤礦業而生。及後,煤礦業逐漸息微,當地為了維持生計,於是再度轉營,最後發展出今天所見的觀光旅遊村落。

在十分老街最著名的活動是放天燈,人們首先造一個大型的燈籠,然後在弊籠外圍寫上祝願的字句,點上火後,燈籠就像熱氣球般向上升,物理學的原理我還是不在這裏解說。這活動是古代中國流傳而來的傳統活動,可是近來不少環保團體揭發放天燈後所引發的問題重重。由於天燈需要火作為飛行燃料,它不會無限地飛,總會有燃料用盡的一天,這時候天燈就會墜落至附近的深山裏,亦因為十分放天燈這活動受到各界吹捧,令這個活動越來越受歡迎,然而沒有人會願意清理深山內的天燈,導致嚴重的環境破壞。

dscf0746
一看就知道是香港人,天真的小孩子們卻不知道自己在許兩個互相矛盾的願望

商人為了賺錢而漠視了大自然的保育,遊客不顧他們被商人包裝過的「浪費活動」在現實上的後果,這樣真的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旅遊事業嗎?作為一個精明且注重保育的旅人,我當然不會中商人的計,但我也只是一個過客,不會像一個環保鬥士般勸阻其他人繼續做他們的行為,所以我們微笑地慢慢離開這條老街。

沿著十分老街接十分觀光大橋繼續往前走,前面就是十分瀑布公園的範圍,在入口前有遊客中心,帶著肚痛去旅行的我,當然要參觀一下這裏的洗手間。

十分瀑布座落於十分車站和大華車站之間,雖說如此,能通往瀑布的就只有從十分車站走過去。瀑布在基隆河之上,是臺灣最大的簾幕式瀑布,由於其結構跟尼加拉瀑布相似,所以亦被稱為「臺灣尼加拉瀑布」,當然規模小的多。在香港也有不少瀑布,當中我比較喜歡而且最容易去的是小夏威夷瀑布,日後再寫寫。

在來臺灣之前,依稀記得有人跟我說過要先十分瀑布要付入場費,的確,在1997年十分瀑被私人公司佔領了,還要徵收入場費。十多年後事件被揭發,政府才出手取締這家公司,及後改建為縣定公園,於2014年重新免費開放予公眾自由使用。

說是瀑布公園,其實就只有一公里左右的圈而已,路程非常簡短,可是此時T小姐的弟妹大概已經走累了,不願再動,擾攘一會後,我們決定先找一個有座位的位置,先把弟妹安頓後,我們兩人繼續前進。在朋友面前出現這種尷尬的家族事情,難免令T小姐心情低落一頓,我倒是沒有所謂,反正一直以來都是獨遊,這天難得有朋友一同遊樂,說說好久沒說過的廣東話,這已經很足夠了,在旅程當中同行者出了狀況,這也是一種有趣的體驗。

將視線轉移回十分瀑布,讓我們在先好好享受一下這個旅程的時光,容後再想弟妹的事情。說起上來,我們已經多年沒有兩個人一起漫步,上一次我們還在攻讀大學,這一次她即將結婚(撰文的時候她已經結婚多個月),轉眼間大家由孩童變成大人,不禁令我覺得歲月流逝之快。

dscf0765
從香港帶來的腳架在這天終於能派上用場

十分瀑布不長,像我這種慢步調拍照的人,還是很快就繞完一圈,在終點附近有一條吊橋,而吊橋旁邊是火車路軌,可能是因為在出發時的火車車箱太擠吧,我們根本沒有留意到原因火車路軌跟十分瀑布和吊橋的距離那麼近。

接過T小姐的弟妹後,我們走回十分車站,不料回程火車剛剛駛離車站。平溪線是鐵路支線,不像大城市內的火車線般頻密,大概一小時才有一班火車來到。我們只好找個茶室坐坐,聊一下近況,待下一班火車到達車站,我們再度起程,前往下一個地點—九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