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5) 初嚐蚵仔煎

由於在士林夜市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加上離開的時間比預計的還要早,我打算回到西門吃晚餐,然後在那邊隨便走走。

最初出發來臺北的其中一個任務是買一盒Nanoblock模型,由於那個型號是限量版,在香港沒有地方售賣,但在臺北有售,所以這趟旅程可以順道選購。

搭乘捷運回到西門町,外面下著毛毛細雨,我一路前往Nanoblock專門店,也就是我在第一個晚上到過的地方—萬年商業大樓。店舖很小,除了店員之外沒有其他人,我慢慢地在各個Nanoblock前來回踱步,換算著價錢,由於店內沒有其他人,也沒有裝設音響系統,寧靜得令氣氛變得奇怪,就像周遭的空氣都被凝結著。最後還是找到我想要的模型,付了款,跟店員聊了幾句就抱著「戰利品」離開了。誰知道當我準備離開之際,西門町就下著滂沱大雨,是大得一把小小的雨傘無法遮擋的雨。

dscf0739
這趟旅程的戰利品

眼前的大雨令本來想探索一下西門的想法完全熄滅了,那時我只想找個地方吃飯,但是如果要找餐廳的話,我還是要出去淋雨。如此困境之下,我決定回到萬年商業大樓地庫內的餐廳選擇。

雖然萬年商業大樓面積小,但是地庫有各式餐應,有臺式小食、西餐、鐵版扒、日式定食,還有甜品可供選擇。我來到一家賣臺式小食,被蚵仔煎吸引著。我很喜歡吃蠔餅,每次到潮州打冷菜館的時候也會點一碟,跟朋友一起吃飯的時候,蠔餅總會在十分鐘內被消滅掉。蚵仔煎就是臺灣版的蠔餅,這是我第二次來臺灣,卻從來未吃過,雖然店舖裝潢不像是十分完整,但是既然下雨被困,即管試一下。

我:「麻煩你一份蚵仔煎 。」
店員:「吓?」
店員的反應令我一時間呆滯,我知道我的華語不好,但跟店員點菜前確實是每一個字都先查過讀音,難道還有錯嗎?面對言語不通,我唯有用身體語言點菜。
店員:「蚵仔煎 (臺語)嗎?」

後來我才知道香港用語的「蠔」在臺灣正式名稱是「牡蠣」,至於「蚵仔 」一詞是源於閩南語系的,所以像我這樣逐個字逐個字去查華語拼音然後讀出來的話,別人聽不懂也是在所難免 。

解決了語言障礙後,店員隨即起爐做蚵仔煎,可是往後的場面令我無法想像。首先店員在爐上塗上一勺油,待油熱後就放上蠔,隨即再淋上一勺油,待第二層油熱後就倒上一層蛋漿,隨即再淋上第三層油。此時我已經覺得不妙,但是在毫無經驗之下我不敢質疑店員的做法,只好繼續看下去。店員放上菜後倒上第四層油,第二層油熱後倒上一層麵粉漿,然後淋上第五層油,翻翻弄弄後就放進外帶盒,蚵仔煎就完成了。

只是一小份蚵仔煎就用了五大勺油,油量大概足以讓我煎20隻蛋,這是真正蚵仔煎的做法嗎?還是店員技藝不足?還是只是店家的油存量過盛?當時的我無從得知。

img_20160629_205751
伏中之伏—極油膩的蚵仔煎

撐著小小的雨傘,勉強回到旅館「享用」這極油膩的蚵仔煎,回想一下當時的情況,我也無法明白為什麼我有那麼大的勇氣把五大勺油吃下去,其實我可以棄掉蚵仔煎,大不了去旁邊的便利店買杯麵充饑。極油膩的蚵仔煎質感介乎於班戟和蔥油餅之間,黏黏的,不過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潮州打冷的蠔餅,同樣是用上很多油和麵粉漿,潮洲打冷卻是外脆內軟。

晚上,Shim和她的朋友回來,看到我就很興奮地展示著她這天血拼過後的戰利品,說著她們日間的所見所聞。可是這段時間只是很短,因為我們發現房間內的其他房友竟然早已全部睡著了,令本來打算邊收拾行李邊跟我分享旅行經歷的Shim只能安安靜靜地,把行李和拖出外面收拾,亦由於這是她在臺北的最後一晚上,因為九點左右就去睡的房友們,我跟她的交流就在沒有交換聯絡方法和拍照之下完結。

我該埋怨這群房友嗎?

趁著晚上寫好所有要寄的明信片後,我拿了一張明信片,寫上祝福說話,放在Shim的床上,感謝這段時間的接觸,願她未來旅程順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