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4) 士林區遊蹤

從國立故宮博物院第二展覽區出來,雨勢剛剛好減弱,我趁著這個空檔離開故宮博物院前往公車站,公車途中會經過士林官邸,可是那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後,士林官邸早已經關門。如果早兩小時從西門出發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參觀,如果我可以再選擇的話,我會直接略過故宮博物院,直接到士林官邸,相信那邊會有更多跟臺灣有直接關係的歷史資料可以看看。只是這個世界是沒有如果,所以只好留待下一次好了。

dscf0720
捷運天橋之下,繁忙的馬路

臺北的公車有一個特別之處,除了一般的報站系統之外,在司機座位附近還安裝了咪高峰,方便司機廣播之用。這趟公車卻來了一個活像電台節目主持般的司機,每當公車駛至一個景點的時候,司機都會簡單介紹,用他輕鬆逗趣的口吻說說故事,令本來迫得要緊得乘客無法喘氣的車箱帶來了舒緩的氣氛。終於來到最接近士林捷運站的公車站,「為了您的車錢,呀不是,是為了您的安全,下車前請刷卡,然後慢慢下車。」車上的乘客都笑了。

最後司機提醒乘客,士林夜市並非在士林站,而是南方的一個捷運站附近。士林夜市不是在士林站,在香港鐵路也有差不多的情況,荔枝角公園不是在荔枝角鐵路站,而是在美孚站;而紅磡站不是在紅磡區而是在尖東區。

士林,在古文的意思是學術界,相傳在清治時期由於該區在學術界人才輩出,於是當地改稱為士林區,取「士子如林」之意。士林夜市在劍潭捷運站附近,一般人在士林站搭乘捷運一個站,由於時間尚早,我決定用最原始的方法—步行過去,實際上,沿路沒有什麼特別的景象,但由於當時已經是下班下課的時間,街上學生和上班族漸多。兜兜轉轉,人潮和聲浪漸漸出現,我總算來到士林夜市。

士林夜市,我相信不用著墨,大家都對這裏略知一二,從榮譽來看,這是全臺北最大型、打卡數最多、最能代表臺灣、最受外國遊客歡迎,還有很多「最」的夜市。可是,名氣那麼大,會否只是名過其實呢?在我看來,士林夜市就只是一個幅員廣大的夜市而已。一般在臺灣看到的夜市都是由一、兩條街道組成,設有小販車,而士林夜市是一整個區域內的所有街巷,有的是地舖,也有小販車舖,甚至是在地下的商場也有熟食中心。

我來到一個地下熟食中心,內裏熙來攘往,幾乎每個食肆的內用位置都是坐滿了人。或者是因為士林夜市的人氣高企,遊客眾多,店家的口氣也好像被大量的遊客養大了,看你只是在閒晃著,就沒有意欲向你推銷,反正你不進去,還有千千萬萬個遊客進去。作為一個不會讓店家吃定的旅人,看著這種氣氛,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就這樣離開了。

聽說從前臺灣的夜市都是一些富有特色的小店經營,而且價錢便宜,但是夜市文化從臺灣傳出去,引誘了各地旅客爭相到臺灣見識,名氣擴大,大財團加入,特許經營模式的食店進駐夜市,結果富有特色的夜市逐漸變質,最終變成統一化操作,淪落為普通的露天食肆。

除了衣服店和食肆之外,士林夜市還設有一些遊戲攤位,其中一個令我停下來的是一個射箭攤位,攤位遊戲方式很簡單,就是射中即可得獎。這個攤位令我想起了在本科生的時候,還是個箭藝學會的我,跟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學舉辦了一個相若的攤位,獎品是紙包飲品和罐裝汽水,在那時候除了大學生之外,就連參觀的中學生也被吸引到,爭相試玩。回到夜市,身為前射箭隊隊員的我,當然沒有參與這個攤位,除了因為攤位的距離實在太容易之外,我我背包根本沒有辦法將獎品帶回香港。

在士林夜市逗留了一個小時,老樣子地沒有吃過任何東西,沒有買過任何東西,也沒有玩過任何攤位,零消費的狀態之下就離開了夜市,步向劍潭捷運站。

後來回到香港跟朋友談過我的旅行經歷,他們會問我在臺北的夜市吃過什麼,我只好笑說:「我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就只有路過夜市,體驗一下當地的氣氛,看看店家和顧客之間的交流而已。」在他們的眼中,或許我是唯一只會單純「看」臺灣夜市的人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