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2) 房間裏的韓國宿友

在這個臺北之旅,我遇上的韓國人比臺灣人還要多,以我住的旅館為例,不少旅館的公共空間都會掛上了留言牆,甚至地圖,讓住客留下感想,有時候我會看看這些留言牆,找一找有用的資訊,畢竟這些標貼不可能是基於廣告而出來,而是發自內心。然而,牆上的標貼除了一些中文和少量英文之外,其餘都是韓文,這樣我就沒有辦法理解他們的建議。

晚上坐在公共空間觀察其他的宿友,順道驗證一下在香港偶然會看到熱播的韓劇給我的韓國人印象。

首先,韓國女孩都愛化妝,而且是一式一樣地白臉紅唇,不論是高矮肥瘦都會這樣化妝,正因如此,有些女孩化妝後變得很美,也有些在素顏時樣子算是討好的,強行化妝成白臉紅唇後就不敢評論了。也就是說,只要你看到白臉紅唇的女孩,她九成是韓國人。

因為某韓劇,令香港出現了不少韓式炸雞店,「炸雞配啤酒」文化在香港成為了一時的潮流。說實的,我未吃過韓式炸雞,臺式鹽酥雞我倒是十分喜歡,只是這類極度油炸的食物,還是少吃一點比較好。在旅館的韓國人,不論男女,都很喜歡一群人買著宵夜回來一起暢談,我發現他們一定會買不同的炸物,然後在旅館買臺灣啤酒,沒有喝過兩、三罐不會停下。每一天,他們都是拿著炸物和啤酒,這樣就吻合了某韓劇的現象了。不過是因為韓劇令韓國年青人有這樣的文化,還是韓劇本來就反映著韓國年青人的飲食習慣呢?我沒有深究下去。

在這旅館,鮮有會住一星期的人,幾天來,在房間內一直看著不同的人出出入入,大多都是韓國人。就在這一晚,我拖著疲勞的身體坐在房間時,「How’s your day?」一句女聲就從旁而出。最初我還不知道女孩跟我說話,抬頭看看,房間只有我和她,除了我,她不會跟其他「東西」說話吧?

「Very nice, but I’m a bit tired after such a long day walking outside, visiting different places.」我以僅有的英文會話能力回應她。雖然,我們沒有留下聯絡方法,她不可能看到這篇遊記,而且她看不懂中文,但是我還是要在這感謝她,因為她是第一個在臺北跟我聊天的旅館宿友。

女孩名叫Shim(其實是姓氏),是從韓國來的大學生,趁著暑假跟一位朋友來臺北旅行,亦因為這間旅館在韓國相當有名氣,所以就住在這裹。這天晚上,我們一直聊天,而她的朋友就在旁邊聆聽著,我們聊一下各自的行程,行程裏看過什麼,之後的打算,本來的居住地是什麼地方,就好像是把幾天沒有說話的份量都說了出來。

Shim的朋友透過她傳話,說我的英文非常好,這樣令我驚訝,言談間知道Shim曾經住在紐西蘭半年,所以懂得英文,其實她的英文比我更好,最少我能夠理解到她在說什麼而她有時候會聽不懂我的說話。至於她的朋友,Shim則說只要我用非常簡單的英文,她還是可以聽得懂,雖然最後還是只有我和Shim聊天,然後偶然Shim跟她的朋友做英韓翻譯。

未認識她們之前,在大學的環境影響之下,我一直以為韓國人的英文都很好,他們一般說著流利的英文,Shim的朋友就一下子將我的印象打破了。說起來,外國人要進入香港的大學,事前要先考得IELTS或TOEFL的認證試,既然他們能考進來,英文能力自然有一定水平。

聊了一個晚上後,她們先去梳洗,梳洗後拿著滿漢大餐碗麵出去外面,可是沒多久Shim就拿著碗麵走回來了。

「請問這個杯麵該如何處理?」什麼?韓國可是日本以外另一即食麵大國呢!原來滿漢大餐內含多種不同的調味粉和調味油,她看不懂加調味的先後次序,只好找我求助。我看著碗上的說明,英文部份果然是看不懂,但是中文呢?我先理解說明然後嘗試翻譯成英文,卻發現次序還是怪怪的,沒辦法之下,我只好以常理教她應該如何加入調味料。事後她說這個碗麵很好吃,其實當時之前我還未嚐過滿漢大餐這品牌的碗麵,因為Shim的回應,我決定往後要試一試。

睡前,我問Shim有沒有興趣一起吃早餐,她們很爽快地答應了,但是她們的選擇卻是令我吃驚。她拿著電話讓我看看她們想吃的地方,竟然是麻辣火鍋,我是可以吃辣的,但是在早上看麻辣火鍋,未必太刺激了吧?幸好我看看這家麻辣火鍋店的營業時間是11點半。
我:「麻辣火鍋店在11點半才開門,早餐來說好像有點晚呢。」
Shim:「原來火鍋店早上不開門。」
我:「當然啦,我不知道臺灣人,但最少香港人是不會在早上吃火鍋,而且是麻辣火鍋。」

結果Shim決定晚上才吃火鍋,早上則嚐嚐另一家她們有興趣的東西—牛肉麵。

Day 5 – Jun 29, 2016

早上醒來,待Shim和她的朋友裝扮好後,三人就出發至位於西門町的牛公館牛肉麵,當日早上氣溫達至35度,從冰冷的旅館走出來,Shim她們隨即升高一個八度嚷著很熱。
我:「韓國的夏天氣溫怎樣?」
Shim:「28 – 34度左右,但是不像臺灣那麼潮濕。」的確,住在北方的人是想像不到如香港、臺灣般潮濕炎熱的天氣,假日愛在外面遊玩的我,早就對這種天氣習慣了(只是不喜歡太曬,攝影有點不便而已)。由於時間尚早,我提議麵店附近走走,三天前在來去福爾摩沙的導覽團未有機會走進去的西門紅樓,現在就是參觀機會了。

dscf0686
十字樓內的文創商品店

西門紅樓建於日治時期,當時大量日本人移民並聚居於臺北,為滿足日籍移民需要,政府於該地興建木屋市場,名為西門市場,隨著時代進步,木屋市場被以紅磚牆築成的洋樓所取代。洋樓設計獨突,從上空看就是一個八邊形(後稱八角堂)拼上一個十字(後稱十字樓),建築師意指將八卦和十字架結合了,有傳這種設計是因為建築地後底下是亂葬崗,亦有指設八卦和十字架只為祈福用,而我暫時找不到相關文獻,孰真孰假,自行參透了。

民國時期後,西門市場由新政府接手,十字樓繼續擔當著市場的角色,而八角堂則被上海移民商人租用,接著的六十多年間,由辦京劇、說書相聲、越劇、一直演變成電影院,而名稱隨著樓宇紅磚設計加上說書(紅樓夢)而改稱為紅樓。

時至今日,西門紅樓就像回到起點,只是成為了文創商品的市集。

「又是文創商店」對,臺灣除了電單車、咖啡店、夜市,還有一樣我認為挺多的就是文創商店。對於購物慾不高的我,有時候逛著一個又一個文創商店,看著一些好像是差不多的東西,有時候也會感到厭倦,不過像Shim那種小女生的話,情況就不同了,她和她的朋友就如走進了寶山一樣,到處都有大發現,而我,也好好趁這個時間乘乘涼,觀看其他遊人的一舉一動。

dscf0689
這類文創商品店內總會有復古商品出售

麵店終於開門了,我們從西門紅樓走過去,成為了當日首三個顧客。問及Shim為什麼要指定來這一定牛肉麵店,她說這是一間由韓國不同的旅遊雜誌推薦的餐廳,是必吃的牛肉麵店。後來翻查一下Google Map,裏面的評論韓文的確是大部份呢。深知道旅遊雜誌不可信的我,當然笑而不語,反正約定了跟她們吃早餐,總要嚐一嚐。

dscf0691
韓國旅遊雜誌的必食推介,在我而言,沒什麼特別

我看著英文Spicy Beef Noodles,就點了一碗紅燒牛肉麵,然而,我被Spicy一字騙了。對我來說,這碗紅燒牛肉麵就像是香港粉麵檔的牛腩麵般,只是把湯換成了味精含量非常重的濃湯,牛肉雖然很鹹但肉質鬆軟,帶層次感。這樣盛惠NTD 200,比香港的牛腩麵貴了不少,實在不值。至於Shim的看法呢?她說在韓國也有類似的料理,她點的那一碗不能說非常好吃,一般般而已。

伏,總是要中的,希望經過此役之後,Shim不會再盡信旅遊雜誌內的「必食」、「隱世」之類的「推介」吧。

早午餐過後,Shim和她的朋友留在西門町釋放她們的購物慾,而我還有自己的旅程。我們就這樣分道揚鑣,各自修行,期待晚上再見面,分享旅程成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