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0) 雨下的動物園

Day 4 – Jun 28, 2016

早上醒來,滿以為雙腿可以如常走動,誰知當腳板碰上地板時,昨天的疼痛感又回來了。但是即使腳痛,也不可能令我卻步,不去任何地方,於是整理好行裝後,我就出發了。

早餐地點仍然是前一天的上上咖啡,某程度只是因為我認為找對了地方之後就懶得再找其他地方吃早餐。老闆還認得我,跟昨天一樣,我點了同一份早餐,然後他遞上一杯百香果汁。整個用膳時間我們沒有對話過,不過聽著老闆跟其他街坊級食客寒暄,加上那個音樂電台,這種氣氛挺舒服的。

這天原定的行程是先去臺北市立動物園,然後搭乘貓空纜車到貓空,然後晚上去誠品敦南店拜訪。為什麼是「原定」呢?要怪就怪老天吧。

dscf0604
非常好的景觀

從旅館那邊去臺北市立動物園,可以從西門站搭乘捷運,然後在忠孝復興站換成文湖線,一直坐到終點就是了。在忠孝復興站,列車來了,進去往前看,看不到駕駛倉,而是直接看到前方的風景。面前的景象令我呆了一下,就像一個鄉巴佬。

文湖線是臺北第一條捷運路線,同時也是唯一一條無人駕駛的路線,正因為無人駕駛,不用設駕駛倉,整架列車就好似一輛觀光卡車般,而充滿好加心的我當然走到最前方好好看文湖線行車情況。

其實早在上一次回程在香港國際機場的時候,我已經搭乘過一次無人列車了,不過機場的無人列車是在隧道內行走,而且只是走一條直路而已。這次文湖線,就像是在香港坐輕鐵般,在城市中彎彎曲曲地穿插著,不過不同的是輕鐵是有人駕輕,另外文湖線是在全架空天橋軌道上運行。

站在最前方看著,列車在直路就會加減,這個景觀有點像坐在過山車裏,當然,要是像過山車般運行,相信捷運公司活不久了。不知是因為在建築時想減省成本,還是真的沒有需要,有時候在彎道上,軌道是沒有相上圍欄,也就是說,直接可以在彎道上看到下午,這種感覺很奇怪,實際上這種圍欄,既不像是防撞一,也一像是隔音,到底實際作用是什麼呢?我想大概是防止沙石從天橋彈下去擊中途人吧。

dscf0606
迂迴曲折的軌道,無人列車在城市中穿插著

11:00到達動物園站,如果想去貓空的話,可以在這裏直接轉乘貓空纜車,也可以先遊覽臺北市立動物園後在動物園後站搭乘纜車。由於這天是上班日,參觀的人不太多,未見到有任何人龍在纜車站那邊,不過這天的首個景點是臺北市立動物園,讓我來親親動物吧。

說實在,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參觀動物園,所以對於動物園是什麼的景象,我完全沒有概念。動物園設有一些觀察時間,例如看工作人員餵飼動物之類,不過這些節目跟我的行程沒有任何交錯時間,只好放棄,自由發揮,自由逛逛。

然而,經歷過這一趟動物園行程,顯然選擇來這裏的決定是錯誤的。首先,當時氣溫達到36度,就算是人們也會選擇躲在室內享受冷氣而不出來,動物們當然也會有類似的行為,大部份情況下,我只看到籠子,外面有牌標記著籠內是什麼動物,但是當我發進籠中,卻什麼都找不到。

即使你能夠找到籠裏的動物,你會發現大部份的籠都只有一隻兩隻同品種的動物,除了猴子、斑馬、大象那些。換個角度,在這種環境生活,看不到太多同類,只能任人觀賞,討好遊人,其實這樣的生活頗為悽慘,與其說是動物園,不如說是動物監獄。

臺北市立動物園內部劃分了多個區,大致上以動物居住生態來劃分。山腳的區域內所住的動物比較小型,籠子或圍欄相對也小一點,遊客能夠比較容易走近動物前。至於半山的區是熱帶地區、亞熱帶地區之類的動物,牠們的原住區大多都是在大草原中,所以牠們的活動空間需求大,但是這些動物都集中在居住區內的中間範圍,遊人跟動物的相距最少20米,基本上是沒有辦法好好觀察動物的外表特徵,而我的35mm相機則完全沒有用了。經過這次經驗,我就明白如果想在野生生態中有都收穫(攝影方面),長焦鏡頭是必備的。

dscf0653
烏雲來了

當我來到沙漠地區時,隆隆一聲,打雷了,隨即動物園響起了廣播—貓空纜車因雷暴影響而停駛。什麼?只是一下雷聲就要停駛嗎?這是基於安全理由,根據貓空纜車的營運守則,只要出現雷暴,纜車就要停止運作,直至持續30分鐘沒有雷暴才會恢復行駛。我不知道香港有的纜車沒有同樣的機制,也不知道閃電會否直接打進纜車繼而威脅乘客生命安全,不過想一想,如果在坐纜車期間因雷雨而令纜車意外停駛的話,乘客卡在纜車內的話,這種體驗實在可怕。

在這種天氣狀態之下,貓空纜車復駛無望,而我沒有就公車方面做過資料搜集,貓空的行程就只能放棄了。再看看天上的黑雲,我剩下的只有兩個選擇:直接離開,或者是走馬看花的模式下急步走過所有的動物園區,既然一場來到,沒可能就這樣離開吧?於是我加快腳步走遍各園區,直至在我走到沙漠動物區的時候,天終於灑下雨了。最終我匆匆走到企鵝館,企鵝館是個室內園區,設有空調以令企鵝能夠在適當的氣溫生活,館內聚集了很多遊客,想必定是沒有帶雨傘狼狽地逃至這裏吧。由於貓空行程泡湯了,這天時間突然變得非常充裕。

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肚子已經開始餓了,我知道貓熊館裏有一間餐廳,於是等候停雨的時機然後從半山急步走至山腳下的貓熊館。在此我要先說說,其實我是有雨傘的,只是我懶得拿出來而已。

貓熊餐廳主要是賣意粉、咖啡和蛋糕之類的輕食,大概是因為下雨促使遊客逗留在室內的貓熊館,即使餐牌上的價錢不太好看,餐廳還是有最少八成的入座率。我發現不少臺灣的餐廳都採用點菜紙讓客人自己選擇食物,這是為了防止食客和店員之間的言語不通引致的誤會吧?至於貓熊餐廳的餐牌設計更進一步,採用過膠紙牌和箱頭筆,這樣可以設計一張精美的餐牌讓食客觀看同時可以在餐牌上直接填寫想吃的選項,在點菜後店員可以擦掉箱頭筆筆跡然後重用,相當環保。

這一種營運模式很值得香港餐廳學習,減少了人與人之間的磨擦同時可以減少不必要的人手,要知道香港人在香港時是沒有什麼耐性的。

從香港的經驗告訴我,政府轄下的設施裏的餐廳,基本上沒有哪一間是好吃的,而售價卻不低,所以在我走進這間餐廳時已經作好心理準備,至於來到臺灣,政府轄下設施餐廳的食物質素,還是別提好了。但是在批評前要想想,在這個山嶺上加上不太好的天氣,能夠在一個室內空調位置坐下來吃點東西,算是不錯了,最少餐廳不會因為你早已吃完卻佔著位置而把你趕走。

我坐在餐廳,好好地構思接下來的活動,還有往後幾天的行程安排。然而,不知道是因為餐廳的環境過於舒適,還是外面的天氣不穩定難以令人想走出去,我已經坐在這裏差不多兩小時了。人的惰性就是這樣,心情不好,就難以提起勁繼續旅程。

dscf0661-dscf0967
離開前一拍

沒多久,外面的雨終於停下來,我想,不如現在離開,提早到下一個地點誠品敦南店看看,至於晚上要做什麼,那就等到晚上才想吧。就這樣,我重新踏出這個旅程,探索雨下的臺北。

貓空這一個地方在我來臺北之前就已經構思好要去的地方,而說到纜車這玩意,上一次坐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最後卻因為天雨而雙雙無法前往,實在是一大遺憾。老天爺是鬥不過的,只好期望下一次再來的閩候能夠到訪一下貓空,喝喝山上的茶吧。

dscf0676
文湖線的班次頻密,這個位置拍照也是個不錯選擇,只是天公不造美

 

Advertisements

2 Replies to “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10) 雨下的動物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