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9) 從遊客圈到居民圈

天色漸黑,差不多要回程了,在回去旅館之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吃晚餐。

還記得在來去福爾摩沙導覽團的尾聲時,導覽員除了說過去東門站吃「什麼冰」之外,在公館站那邊也有「什麼冰」可以吃,而且餐廳都是很好吃的。雖然公館站跟華山文創園區距離不短,坐捷運更是要繞大圈,但是為了驗證一下導覽員的說法,我決定前往公館站。

無聊之際發現在臺灣不少宣傳品、電視廣告、和公告的末段,總會加上「XXX關心您」,這好像是臺灣獨有的文化,至於這個說法的典故,我還是沒有辦法查究。

img_20160627_190537
有什麼奇怪東西走進了電視宣傳廣告內?

從行天宮站到公館站需要轉線,由於當日是星期一,是一般民眾的上班日,而我坐捷運的時候正好碰著民眾下班下課的時間,這樣能夠讓我體驗一下繁忙時間時捷運的情況。對比一下香港港鐵的,港鐵的排隊系統是分成三個方向,中間是離開車箱,而兩旁是進入的;至於臺北捷運的排隊設計是單邊,一旁是下車通道,另外一旁則是進入通道。

個人認為北捷的設計是比較合理常理的(高捷則日後再看看),稍為想一想就明白,香港的三方向排隊法,會造成一個漏斗型的隊伍,加上香港人不愛等候乘客下車就上車,漏斗型隊伍最終只會做成樽頸效應,每個人只想著走出或走入車箱,令進出時車門空間非常擠擁,北捷設計的就能輕鬆解決樽頸問題。值得一提的是臺北乘客的公民意識比香港的好得多,候車乘客都會乖乖地排好隊,不會插隊也不會亂站,車門開的時候也會先等待車箱裏的乘客下車,配合隊伍設計,令本來很多人的捷運也能輕鬆進出,這一點紀律香港人真的沒有辦法追得及。

留意到車箱裏深藍色的座位中有多個淺藍色的,這就是博愛座,博愛座跟香港的關愛座都一樣,我會將之戲稱為批鬥座,只要你坐下去,不論你是不是真的有需要,你還是會被白眼和批鬥的。就我看來,臺北捷運的情況比香港的更為誇張,車箱已經擠滿了,但是那兩個座位還是空的,看見民眾們已經非常懼怕不慎被批鬥的下場,寧願把座位空著也不會坐下去。

花20分鐘乘捷運繞了一個大圈後,我終於來到公館站。公館,可指官邸,亦可以指人民住宅的敬稱,相傳清治時期有一眾移民遷入,為了防止原住民侵犯佔領地,移民中的首領在此設置公館,這就是此地命名典故。如今那個公館應該已經不在了,而現今距離公館站最近的兩個著名地方有國立臺灣大學和自來水博物館,最初我真的很想進去國立臺灣大學參觀一下,感受一下外國大學跟香港的大學有什麼不同,最少規模大得多吧?而一向喜歡逛博物館的我,也不能不去自來水博物館理解當地歷史吧?可惜因行程限制,兩地都沒能抽空前往。

從捷運站走出地面,時間大概是19:30,入夜了,你會發現公館站的景象跟之前一段時間去過的非常不同。在街上走過的,有穿著校服的中學生,有穿著西裝的上班族,當然也有一些老人家和年青人,他們的共通點是完全找不到外國人的氣息。沒錯,公館站一帶的是居民區,在街上看到的都是臺北人生活的景象,聽到的都是臺北人的語言。

還是說的保守一點吧,在公館一帶,我再沒有聽到任何韓語,更莫論廣東話吧,在臺北待到第三天,這裏的本土氣息終於令我覺我自己來到臺灣,而非其他國家。

由於導覽員沒有很清晰地指出哪裏有「什麼冰」和好吃的餐廳,所以我還是要在公館探索一下,這也是一件好事,如果那麼容易讓你找到目的地,那麼這趟旅程就沒有意義了。第一個地點是公館夜市,跟寧夏夜市對比,公館夜市的規模小得多,人流也當然少一點,不過說實在,我還是對夜市所賣千篇一律的煎炸食物不感太大興趣,所以我略過了。

在汀洲路和羅斯福路不斷徘迴,這裏餐廳林立,我的選擇困難症隨之發作,一時間沒有辦法選到想去的餐廳,同時看著街上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店主的小孩到處玩耍,這些抹去了旅客的本土真實情境,更令我更想在街上多晃一會。此時突然下雨了,街上的人狼狽地走著,有簷篷的店舖自然如常運作,而且客人(或者是避雨的人)也多了。有趣的是,夜市那邊的攤檔堅持著擺賣,食物車的簾篷很小,雨點甚至打在餐桌上,然而店主依然在做食物,食客依然在享受美食,樂也融融。

img_20160627_201929
奶油青醬風味義式臘腸義大利麵,份量驚人

雖然我撐著雨傘踱步,但長久在雨下晃蕩著不是一件好事,是時候要找一間餐廳作為落腳點了。不知什麼原因驅使我走進一家意大利麵餐廳—發現義大利麵。發現義大利麵賣的是意式食物,但是內部裝修一點也不意式,更加不像是一間西餐廳,大概是跟茶餐廳同等級數,或者稍微高一點吧。

看著餐牌各式各樣的配料,很多都相當吸引,但說實的,我只有一次機會在這裏吃晚餐,其實隨便點一樣也可以吧?我發現餐牌上的一個奇怪的醬料和配料,於是點了奶油青醬風味義式臘腸義大利麵,最初還以為青醬是什麼綠色的醬料,難道是用菠菜磨成醬?原來青醬是香蒜醬。

餐廳內設有飲料吧,裏面的湯和飲品是無限添飲的,這時候,我發現了早上也看過的飲料—百香果汁,回憶起那種味道,我二話不說就按了一杯來喝,由於街上很熱,加上整天走了很多路,這一杯百香果汁簡直就是我的復活藥。

最後我喝了三杯,說起來我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

享受過豐富的晚餐後,雨變得不像最初那麼大,我離開餐廳,來到一家冰店,名叫「以利泡泡冰」,店內的設計非常古舊,跟現代冰店相比格格不入,難道這就是導覽員所說的「什麼冰」?店裏寫上了一句說話:

背起背包,探索不一樣的冰品世界,
每一口皆在嘴裡散發濃郁花生香氣。

img_20160627_205137-02
賣相呢⋯⋯很像花生醬

以利泡泡冰賣的有兩種,其中一種是剉冰,其實即是刨冰,我完全不懂讀「剉」字,廣東話和華語也不懂。這家冰店賣的剉冰可真誇張,試想想一個像在小菜餐廳的乾炒牛河碟子大小的大盤子,裝上了十多厘米高的碎冰,在碎冰上澆上醬汁和不同種類的配料。才剛剛吃飽了的我,看著這一大盤的剉冰,心裏只有一個想法—不可能吃完。

至於第二種冰品,當然是店名上的泡泡冰啦。泡泡冰這個名稱,我在香港完全沒有聽過,也沒有其他變異詞彙,問過Google大神之後,才知道原來泡泡冰的別稱是「臺灣的冰淇淋」,也就是說是臺灣的特產吧?這種冰品是將配料混進冰裏,然後用勺子不斷攪拌將所有材料融合,泡泡冰的質感介乎於雪糕和沙冰中間,黏黏的卻不失刨冰的質感,當然不至於土耳其雪糕的黏度。不知道這會不會就是導覽員所指好吃的「什麼冰」呢?

聽老闆說,他的店是堅持用手製,不用機製的,因為機器不能模仿人手的不穩定攪拌,故此手作的口感才能保持得那麼好。或者是因為工序繁複,泡泡冰還是沒有被引入香港加入甜品大戰,說不定這是生意機會?

有食客問老闆如果賣不完怎麼辦?老闆笑說他從來只會不夠賣,不會賣不完。吃過泡泡冰之後,大概能夠理解老闆的自信是從哪裏來,有機會一定會再來吃。

img_20160627_213306
公館站與我

吃到飽後,時間已經是21:30,是時候回旅館休息一下。透過Google Fit的計算三天以來,我已經走了差不多七步,事實上,我的雙腿已經開始出毛病。回到旅館,脫下了裝上氣墊的運動鞋,穿上了拖鞋然後踏在地板上,「呀」的一聲,失去了緩衝的腳板,就好像將神經線以體重直至壓到地板,幾乎令我走不動,我想,休息一晚後,雙腿應該會好轉吧?

一整天的活動,從街上滿是外國遊客的區域,只看見種種吃喝玩樂,感受不了任何本土味道,到走進一旅客和本地居民混集的文創園區,以至最後走進居民的生活圈中,體驗當地生活二三事,當中體會很深刻,思緒也轉變得很厲害。

如果有一天我能在遊客圈中令自己看得好像當地人,然後在居民圈中能隱藏自己是遊客的身份,我想那時我就真的算是融入當地生活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