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8) 走進華山看電影

來到華山文創園區,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特展就在眼前,然而門口已經排成一條人龍,在氣溫達到36度的場合下曝曬著堅持要進入,實在毅力無比。

還記得上服務營運管理學的課堂時,教授以去迪士尼樂園作為例子,他說過要去迪士尼樂園,最佳時間應該是在下午之後,因為迪士尼樂園的遊客佔大部份是小孩,家長們一般都是早上帶小孩去樂園,最好就是在剛開門的時候跑進去排隊玩機動遊戲。然而小孩很快就會玩累了,下午就吵鬧著,於是家長就會帶小孩離開,人流在中午後開始減少,這時候進場,則可享受「人棄我取」的優待,排隊也不用排那麼久,同時間也不用等候太長時間就可以看到晚上的煙花和巡遊表演。

dscf0556
很熱很熱,小狗都躲在暗角處趟著

那麼教授的迪士尼樂園排隊論,能否用在這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特展呢?充滿探究精神的我,就決定試試驗證。

說到底,其實只是因為我還未吃午餐,肚子太餓無法直接排隊而已。

在華山文創園區走了一圈,除了酒吧那一間之外,其他的餐廳不是有點貴,就是很多人在排隊,我看到其中一間名為故事團團轉的餐廳好似裏面比較空曠,我就進去碰碰運氣。

我:「一位。」
店員:「請留下你的電話號碼。」
我:「我沒有電話號碼。」看到拿著手機的我如是說,店員無法給予反應。「其實我旅行來臺北的,所以沒有電話號碼。」

店員說餐廳是以電話留座,有位子的話可能無法聯絡,就給予下一位輪候者,我說沒問題,我就在等候區等著就可以了。

然而,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小時。

餐廳內的等候區大概佔了整個樓面約三分一,不知道這是因為其他時間真的很多人來排隊還是這是刻意設計而成的空間,這裏有點童話氣份,角落處有可以坐下的地方,天花則掛上一幅幅畫,書架上放著不少書本和精品,我發現書架上的書都是幾米的作品,後來才知道原來故事團團轉是幾米品牌的餐廳,難怪會這樣。不過跟半年前遊奮起湖的星空小木屋一樣,我還是完全沒有留意過幾米的作品,所以並沒有太多感染力,隨機來訪而已。

一小時後,我終於輪候到座位了,說來真的很誇張,一個人來吃飯還是要等這麼久,進入用餐區才發現其實座位不太多,沒有擠迫的空間,食客不會因此感受到壓迫感,整個人就會變得慢步調起來。看著餐牌,對著食物名稱和價錢沒有什麼概念,只留意到其中一份食物是用雜果製成,飲品也是如此,想到這一趟旅程沒有機會吃水果,於是我毫不猶豫就點了這個。味道不重要,最重要還是有水果助消化嘛。

dscf0572
只好拍個照就當自己已經拜訪過吧

享用過一份水果餐後,時間已經是三點多了,我回到吉卜力特展的會場,壞消息是隊伍長度根本沒有減短過,問過駐守隊伍的工作人員,他們要的先去購票處購票,但是當我到購票處時,他們說當日的門票已經售罄了,那即是說,是日任務失敗了?

後來聽說這個展覽其實一般而已,會場室內空間不夠,導致部份展品超出了背景,穿幫了。這樣安慰一下自己其實也不錯。

在沒有後備計畫之下,不如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展覽可以參觀吧?在吉卜力特展旁邊是Where is Wally的展館,對於這個我並沒有興趣,再旁邊是顛倒屋展館,這個展館設計奇特,就如名稱所說,是一間倒轉了的大屋,過設計成功吸引到我想進去看看,可是當我來到售票處時,服務員說現在排隊大概要等候一小時,看看手錶,現在已經是16:30,閉館時間為17:30,即是說就算我願意排隊,也是沒有辦法參觀。

既然沒有特展可以參觀,我決定在整個華山文創園區走走。華山文創園區的所有地在日治時期稱為樺山町,後來在國民政府時代將「樺山」改稱為「華山」,害我在未搜集資料前還以為這個園區跟華山有關係,不過如果細心留意,其實會發現到臺灣不少名稱也是取自一些中國地方名稱,難免佢把名稱關係連繫了,但是為什麼臺灣(和香港)會有這麼多中國地方名稱街道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dscf0578
滄桑感

至於華山文創園區,在日治時期是臺灣最大的製酒廠之一,最初以製造清酒為主,後來經歷主權更替和技術發展,酒廠能名製作不同種類的酒精飲品,製酒廠最終命名為「臺北酒廠」。可是,基於成本和環境問題,酒廠遷離原址,原址則被廢棄。直至1997年藝文界發生了事件,最終酒廠進行活化,於2005年改為現在的華山文創園區,至於全名中的「1914」,正是酒廠建立的年份。

華山歷史簡介

從歷史可見,這座經築經歷了百年歷史,由於活化工程不代表徹底翻新,在園區內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不少破爛的牆壁和鋼筋之類的頹垣,保留著原有的風貌,甚至有一些展館處於仿露天的位置,實則上已經被改成室內建築了。

除了文創商店、餐廳和展覽館外,華山文創園區還設立光點華山電影館,既然是座落在文創園區內的電影院,裏面播放的當然不會是外面能看到很賣座的那試電影吧。光點華山電影館播放的主要是藝術電影,也有一些是對社會控訴之類的爭議議題電影,當中不少電影曾經參與過國際展覽,甚至拿過電影獎。

img_20160627_164752
看電影嚕

這時候我在想,反正不能看展覽,不如試試做一下來臺後還沒有做過的事情,順道體驗一下臺灣人看電影的文化吧。沒錯,我來臺北前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裏看電影。其中一輯即將播放的電影是《小孩》,我被主題和直幡吸引了,加上另外一套電影並沒有令我感到興趣,最少現在我也記不起名稱了。

在等待進場時,我先詳細閱場地規則,有一點跟在香港看電影不同,在香港看電影,是不准帶外來食物進場,一般只能帶戲院售賣的食物,所以出現在香港的戲院最多的食物就是爆谷。而在臺灣(或者只是光點華山而已)則容許帶食物,惟不准吃兩種東西—最經典的檳榔,還有就是令口氣變濃變重的食物。即是說,我可以帶漢堡包進去,但不能有咖喱牛腩飯進去吧?但是對我來說,這規則是沒有意義的,看電影就是要專心看,要吃東西的還是出去外面吃好了。

另外一樣有趣的是座位編號,這裏的編號不是順序的,而是從中間擴散而排序,大概是9 7 5 3 1 2 4 6 8般,至於為什麼要這樣?我不思不得其解。

本來我是打算實地體驗在臺灣看電影的感覺,顯然我是找錯地方,戲院的空間大概能坐200多人,但是整個場地的觀眾數目只有七個,其實得出這個數字也算是相當合理,這個時間,在地人們還在上班,加上文藝電影嘛,就即跟「悶」畫上了等號的東西,又如何吸引人呢?

這套電影拍得不錯的,儘管後來有人跟我說香港也有拍過類似的電影,不過我倒是因為題材可能是相同,不過在香港和臺灣的視角,其實已經是差天共地了,所以還是值得一看的。至於小孩是一套什麼電影?在此我不作劇透了。

《小孩》Facebook專頁

看電影期間,我發現原來透過看臺灣電影學習臺灣腔華語甚至是臺語也是一種不錯的途徑,畢竟就算身處臺灣,你能夠靜靜地聽著而且完全理解所有華語的場合非常少,而且文法上也不同,最少已知的是用字、助語詞,「呀」字用在句首之類的。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用著臺灣腔華語跟臺灣人交流,這樣或者更容易教他們說廣東話吧?不過這條路還很長呢。

其實英語也相當重要,但是要用在實戰時,我依然是卡卡的,兩文三語要多花功夫了。

dscf0590
黃昏雲彩
dscf0595
華山的後花園

看完電影,時間已經是黃昏了,出來光點華山電影館後,我才發現原來文創園區旁邊有一片空曠的草地,而草地中間有一個荷花池,回想起今年的在香港沒有拍過荷花,碰巧在這裏能夠看到,而且沒有裝上圍欄,能夠近距離接觸,當然要拍一下啦。

在這片空地,能夠欣賞荷花,旁邊有畫家畫著荷花,附近有一對父子和他們的小腳在玩波,加上天上美麗的雲彩和微風,我的時間又變得慢了起來,快活不知時日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