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7) 外來文化衝擊

Day 3 – Jun 27, 2016

臺灣的咖啡店特別多,不論是光鮮配套陽台的新式咖啡店,還是充滿古早味的老牌咖啡店,在街道上總會找到一間,而這一天的早餐就來到距離旅館不遠處的上上咖啡。

img_20160627_095937
抱歉有奇怪東西跑進鏡頭裏

新式咖啡店要時常裝修甚至改變主題以便保持給予顧客的新鮮感,相反有時候總覺得這些稍為有一段歷史的老咖啡店都是可以大條道理不去裝修一下內裏設計,這間開業三十多年的咖啡店正好是例子。橙橙黃黃的格調搭配上如舊式窗簾布,猶如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鐵板西餐廳,事實上,這間咖啡店在午市和晚市會變成西餐廳,聽說羅宋湯不錯,不過我沒有機會嚐嚐了。

進來店內不久,老闆問我想吃什麼,看著我支支吾吾,老闆隨即轉成英語頻道,然後用他僅有的英文向我解釋餐牌上的食物。老闆的反應令我一時間沒辦法作出反應,其實我的華語還可以的支持正常溝通,可是老闆把我當成不懂華語的旅人,我應該用華語還是用英語回答老闆呢?相比在嘉義時,人們堅持用華語跟人溝通,在臺北只要發現搭不上話就換成英語了。這情況有點像香港,看見香港人就用廣東話,看見不懂廣東話的華人就自動轉成華語,看見西方人就自動轉成英語(有時候對方不懂英語,那就逗趣了)。一個城市被國際化後,不誘導旅客趁機學習當地語言和文化,當地居民卻要放棄自己的語言來遷就外國旅客,是好事還是壞事?

其實有時候用肢體語言來溝通也算是個有趣的做法。

點完餐後,老闆隨即端出一杯果汁,叫做百香果汁,最初我不清楚百香果汁是什麼,是不是雜果汁呢?後來查證過才知道香港稱之謂熱情果,熱情果味喉糖吃過不少,真正的熱情果汁倒是第一次嚐,一嚐就愛上果汁酸酸甜甜的味道,大大增加食慾。正當我飲完百香果汁,蜂蜜西多士就登場了。

先奉上百香果汁,再來蜂蜜西多士,在你吃的時候可以看著老闆煮咖啡,吃完後,咖啡就已經煮好並放在桌子上。全個用膳過程就像有既定規格般,聽著吧檯上的食客跟老闆聊天,加上店內播著流行曲電台,時間就好像停止了般,坐在咖啡店內不太願意離開,可是再不離開的話,這天的行程就麻煩了。所以我還是趕快離開。

說到當日行程,不得不提這天是星期一,是大多數展覽場地的閉館日,前一天晚上的倒是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我到底去哪才不用吃閉門羹,最後發現中正紀念堂在星期一是開放的。

dscf0479
又回到這裹

從旅館步行30分鐘後,又回到前一天導賞團的終點,這一次更加熱更加曬,但也因為這樣的天氣,拍照也變得容易得多。

中正紀念堂,故名思義,就是一座紀念蔣中正而建成的大型建築,除了紀念堂和其展館之外,兩旁建有國家戲劇院和國家音樂廳,合稱國家兩廳院,中央則是一個大型廣場,聽說不少大型民運都是在這個地點聚眾。至於「自由廣場」門坊,最初是刻著「大中至正」,取「中正」二字之前,後來2007年民進黨掌權後實施了一連串去蔣化運動,門坊就被改名了。

將國家兩廳院建成中式傳統宮殿的模樣,其實大概可以看得出蔣中正當時的野心。那天真的非常曬和熱,在國家音樂廳那邊拍過幾張照片後,我就直接去中正紀念堂了。

dscf0504
真的阻止不了我這樣拍你們

走上樓梯,終於來到大堂,面前就是蔣中正雕像,大概就只剩下這個館內的雕像還在慈湖陵寢以外的地方吧。從雕像的視角可見,蔣中正看著遙遠的西北方,代表終有一日要光復大陸,重奪政權。至於過了四十多年後,兩岸局勢並不是我的認知範圍,我還是不多說了。

紀念館兩旁刻著一句句子:

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
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這是蔣中正生前的一句名言,一看就已經覺得很玄了。在我才疏學淺的眼中,大概就是要捨己為人的意思吧。

正當我在嘴嚼牆壁上每一句語錄時,工作人員正在架設圍欄,並且叫參觀人士退後至圍欄後面,原來會場正準備三軍儀隊的交接儀式。三軍儀隊每小時整點舉行一次交接儀式,整個儀式歷時十分鐘。「碰」一聲,儀隊的長槍敲了一下地板,全場自此刻變得肅靜,直至儀式完結。由於沒有任何吵鬧聲,加上莊嚴的儀隊所散發的氣場震懾整個紀念館,在這十分鐘,時間好像停頓了,眾人也絲毫不感發出一句聲音。儀隊的步操方法跟一般制服團隊的很不同,尤其是小腿的擺動,優雅同時不失嚴肅。我站在正中間,看著儀隊每一個動作同步進行,沒有絲毫瑕疵,相信他們每天都在努力練習。過程無法以筆墨形容,有機會到訪的話這值得看看。

儀式完結,氣氛又回到本來的輕鬆狀態,而我就前往其他展館參觀,既然這裏是中正紀念堂,常設展館理所當然是介紹紀念堂的歷史背景,另外是蔣中正的生平介紹。從臺灣的角度看中國近代史,跟在香港的角度看相當不同,在藍營的角度,國共內戰仍未結束,中華民國終有一天反攻大陸,當然另外兩大陣營自然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說,歷史是戰勝的一方編寫,相信未來還有一段時間去看這個政局。

dscf0550
來到附近的中小學,總會看到這些直幡,連名字也列出,幸好香港最多只會說公開試及格率而已

時間已經是13:15,我突然醒覺其實這天我的真正要去的目的地並不是中正紀念堂,而是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園區的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特展,不能夠在這耽誤太多時間,於是離開這裏。從中正紀念堂去華山文創園區,可以先步行至東門搭乘捷運到忠孝新生站。

來到東門,回憶起昨天導覽員跟我說過在東門站附近有一家一定要吃的「什麼冰」店,既然來到這裏,不如試試尋找這家冰店,不久就看到有一間塞滿了的顧客的冰店,天氣非常熱,但是顧客們依然堅在店外等候著。發現主店旁邊有樓梯,我嘗試進去看看,店員忙不開交地跟顧客說在不遠處還有另一家分店。

dscf0548
整個天沒有雲,然後地面只有廣闊的馬路,令本來很熱的天氣變得更熱

「Korean?」店員第一句跟我說的竟然不是「歡迎光臨」之類的說話,而是問我是什麼國籍以便分流,沒錯,我的確懷疑過這個區域除了我和店員之外全部都是韓國人。

正如在香港到處都是中國人,在韓國到處都是香港人,那麼在臺灣到處都是韓國人了。當你發現自己身處異地,但看到的卻不是當地的人民,身邊的聲音也不是當地人的語言,來到店舖店員看到見你支支吾吾後就立刻轉成英語頻道。甚至回到旅館,都只會聽到單一種非本地語言,種種文化衝擊,對最初想透過旅行認識當地文化的我來說,其實感覺不是太好。

回看自己的故鄉香港,有人過來跟你說自己是遊客,你會因為有外國人來遊自己的地方而感到光榮,想認識新朋友,盡地主之誼嗎?還是已經見怪不怪,「哦」一聲就轉身離開?過度國際化,反而令人情味消褪了,相比起繁華都市,或者日後的旅行我應該多選一些鄉郊小城去探索,順道還可以吸多一點新鮮空氣嘛。我必需強調的事是,作為遊客其實不認該心存要得到特別待遇的想法,有時候我倒是覺得要令自己變得越像本地人越好,只是這次「依國籍分流」事件,就真的令我心情大挫了。

眼看完全沒辦法吃到這個冰,我只好離開,繼續前往真正目的地。天氣很熱,陽光充沛,大地好像快要溶掉似的,再加上馬路旁邊的車子,實在難受。撐過整段無遮擋的柏油路後,我終於來到華山文創園區,崖上的波兒(波妞)正在入口處歡迎著遊客,然而這卻是我在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特展唯一能夠看到的展品。

dscf0553
守候了一段時間才抓住沒有旁人的空隙,拍下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