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4) 來去福爾摩沙

正當我在構思第二天的行程時,一塊「Free Walking Tour」的宣傳牌就放在我的眼前。這是由一個名為Like It Formosa(來去福爾摩沙)的組織舉辦的一系列步行導覽活動。Like It Formosa成立於今年2015年,由一群年青人營運,成立志在為世界各地到臺北旅行的旅客安排導賞團,以認識臺灣文化和相關景點,算是臺北—入門班吧。導賞團有多個主題,有歷史文化團,也有現代都團,甚至有同志探索和啤酒、茶葉等等導賞團,當中有免費的也有付費的,需時約兩至三小時。

在我而言,這類導賞團可以幫助旅人快速導覽各個景點,並且結識隨團同伴,在導賞團結束後再決定到哪個地點再深入探索,是一個不錯的認識臺北方法。報名方法也相當簡單,只需要在集合時間出現在集合地點即可,對於我這種有一點隨機的人,也不用怕因為臨時行程變動而爽約。

http://www.likeitformosa.org/

Day 2 – Jun 26, 2016

不少人會為了廉價機票而選擇坐晚上飛機去臺灣或者是清晨飛機離開臺灣,清晨的時份,少不免會有一點收拾行李的吵雜聲,不過對於我這個會每兩、三小時就會醒一次的人來說,那些聲音還是在可接受範圍,反正我還是會突然醒來的。

08:30離開旅館,由於旅館沒有提供早餐,只好出外找早餐,去西門町那邊到處看看,早上的西門町跟晚上的好像是兩個世界,晚上是一個載歌載舞的繁暄商圈,早上則是寧靜得幾乎只有老人家和少量旅客的清靜地。

在西門町亂走了一會兒,我就被兩家充滿古早味的咖啡館吸引著,一家是蜂大咖啡,另一家是南美咖啡,有趣地這兩家咖啡店是開在一起的,而且都是在1956年開,是巧合?還是其實背後為同一家族建立?那就不得而知了,總之這兩家咖啡館歷史悠久,名氣很高,相信質素也不差吧。

我隨機地走進了蜂大咖啡,一嚐臺北的傳統咖啡館風味。店前是賣咖啡工具、咖啡豆,還有一些用來伴咖啡一起吃的餅點,而店內則是堂食不大的空間,好像設有閣樓,但沒有開放,咖啡設備比桌子還要多。

店員領了我到吧檯的座位上,看見我支支吾吾,看著餐牌苦惱的樣子後,就問我想吃什麼,結果我點了最普通的早餐。這份早餐相當簡單,除了火腿煎蛋比較特別之外,其他也沒什麼可以描述。

一邊吃,一邊看著店內各式各樣的咖啡設備,每一個我都沒有看過,令我感到非常好奇,可惜店員全都忙著做早餐和咖啡,根本無暇理會食客其他非飲食的問題。此時看看身旁,等候進來的隊伍已經排了很長,差不多二十人,畢竟這是老字號咖啡館,有了名氣,人流增加,卻因人流增加令店員忙不開交,無法與食客交流,從而犧牲了一點人情味,這樣真的值得嗎?為免讓其他食客久候,加上自己接下來的行程,我匆匆喝完咖啡就離開了。

回旅館整理好行裝,再去西門町坐捷運去Like It Formosa歷史線導賞團的集合點-龍山寺站。來到捷運站出口,就看到一群年青人,其中一人拿著大會的扇子,確認後就在等候出發,這次導賞團連三個臺北的導遊一共有九人,包括印尼、新加坡、澳洲,還有我這個香港代表。由於要照顧世界各地的人,全程都是用英文,三位導遊的英文都非常好,當中也有一個是相當貼近美式英文口音,這正好讓我有一個機會練習英文和跟外國人積極交流。看來臺灣跟香港的英文能力差不多,有非常強的也有連簡單句子也說不到的。

在開始之前,導覽員介紹臺灣歴史,相傳在16世紀,葡萄牙人發現了臺灣這個小島,因為太美麗而叫嚷著「Formosa」,意即「美麗」,於是臺灣便有了「福爾摩沙」這個名稱,在早期臺灣的官方文件亦以「Formosa」署名。不過葡萄牙人發現臺灣後並沒有佔據,卻是後來的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佔領了,隨著時間流逝,臺灣先後經歷了明鄭、大清和日本所統治,中國國共內戰後,國民黨撤退至臺灣並佔領了臺灣,延續了中華民國政權。至於詳細的臺灣歷史以至藍綠統獨陣營對立的話題,由於知識與研究所限,不便寫作了。

導賞團第一站是最鄰近的龍山寺,導覽員解說龍山寺的歷史背景同時,也不忘灌輸一點東方傳統思想,龍山寺門口外設有人工瀑布,在東方傳統思想中,是帶淨化、洗滌心靈之用,所以瀑布的名稱亦很直接地叫淨心瀑布。

導覽員提醒我們,進入龍山寺,要從龍門進入,從虎門離開,進出大門時必須跨過門框,他們說踏上去是對神靈不敬。臺灣和香港的寺廟都是繼承了華夏傳統宗教文化,所以寺廟所供奉的神明都是差不多的。當導覽員停下來問哪個神明是負責學業的時候,我就自動地答了文昌君,這時眾人愕然了一下,而我也發現出現問題了,因為所有參與者裏除了我之外全都不是華人,所以他們不會懂,在他們而言我就好像在作弊一樣,所以我只好說之後的問題我不答好了。

參拜寺廟的信眾中,不泛小朋友和年青人,這一點跟香港不同,因為香港的年青一代都不再相信這一派學說,我也是不相信,而且身體本來就受不了香燭的煙和味道。跟導覽員交談,他們就說臺灣人還是很注重這些華夏傳統文化。

下一站是剝皮寮歷史街區,這條老街建於清代,「剝皮」的意思有兩套說法,第一是剝去獸皮以作皮草業務,另一說法則是剝去樹皮的林木業,如今老街已人去樓空,部份歷史已無從考究。導覽員提到,臺灣電影《艋舺》正正以剝皮寮為取景地點,由於電影賣座因而令這個經已荒廢的地區再度熱鬧起來。

dscf0400
彎曲的道路,代表著是清代時期建立的,只是地板上的坑渠蓋則令環境變得有點突兀

前段提及過臺灣曾經經歷過多過國家統治,而在剝皮寮就可以略知一二。在剝皮寮內的一條街道(康定路173巷)是彎曲的,而外面的廣州街是筆直,這是因為康定路是在清治時期建造,當地文化風俗是避免一下子看到路的盡頭,不吉利的。至於廣州街則是建於日治時期,而當時日本正是明治維新後時代,所以對於城市規劃比較系統化,故道路設計得筆筆直直。城市的歷史變遷正正隱藏在這些微細處,待大眾探索。

在前往下一個地點期間,導覽員簡略介紹了一下臺灣的公共服務,臺灣郵局以綠色為主色,至於郵差的衣著是綠色上衣配綠色褲,全身都是綠色的,唯獨是帽子是白色的。導覽員要我們猜這原因,當時我隨口說了「戴綠帽」,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這個俗語是臺灣跟香港共用的。臺灣的警察被當地人民戲稱為「人民的保姆」,當你走進派出所時,可以享用免費的咖啡,人民有任何生活瑣碎麻煩事情,都會找警察幫忙,他們提及最荒謬(外國人而言)的事情是找警察去學校抓蟑螂,至於為何臺灣警察的地位變得那麼低下,導覽員則沒有解釋了。相對地,香港的警察則被戲稱為慈母,這絕不是一個褒義詞,而是一件政治風波,讀者們可以在Google找找。

dscf0403
總統府外,除了公職人員就看不到還有其他途人

從剝皮寮繞過西門町,來到了總統府,在出發到臺北前,我本來是想參觀總統府的,可惜這時候卻發出公告指總統府暫停開放,而剛剛跟我的旅行時間重疊了,大概是因為總統交接期吧。在總統府附近,氣氛跟外圍很不同,附近車流甚少,行人也不多,穿著一致且有點兒土的服裝工作人員徘徊在總統府外,公職人員間歇地看著我們,或者是保安原因要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吧。我們則站在對面的凱達格蘭大道的空地,說到這片空地,其實就真的是一整片空地,完全沒有其他途人,我們就好像在擅闖禁地般一直被監視著。

凱達格蘭,這個字在非臺灣人的眼中有點奇怪,確實的,臺灣的地方就著香港的西九龍那樣,總愛以中國地方名稱搭配,什麼廣州路、寧波西路之類的,或者是帶上一些早期國民黨的領導方針或者是紀念歷史人物的,最明顯是到處可見的中正路,我忍不住問了導覽員,臺灣到處都是中正路,人們是如何辨別哪一條才是大家說的中正路呢?

「Postal Code」導覽員理所當然地回答我。

話說回來,那凱特格蘭是什麼呢?當時我沒有問,及後查過才知道原來是一個曾經活躍在大臺北地區的原住民,時至今日,凱特格蘭族已經完全漢化。那麼這個廣場是為了紀念這個民族吧?

在總統府外圍保安嚴密,其中一位導覽員暢談她在中學時候的趣聞。這位導覽員所讀的中學座落在總統府附近,她有一天,她的一個頑皮同學路過時將一個膠袋拋進總統府的花園裏然後逃跑,憲兵發現膠袋時顯得相當緊張,多個憲們抬起槍圍著膠袋,擾攘一會後才發現裏面只有食物。頑皮小女生當然不會輕易成功逃脫,很快就被抓回來,至於她的下場怎樣?導覽員就說不知道了。

dscf0411
臺北府城的東門,只能遠觀的迴旋處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