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步的日與夜—臺北之旅 (3) 走進熱鬧夜市

從大稻埕碼頭離開,沿著民生西路一直走,兩旁座落著一座座唐樓,騎樓下面一間間充滿古早味的小店,有雜貨店,有辦館,有藥房,這景象令我想起小時候的香港,雖然那時候我住的地方已經開發得差不多,但總會找到一些傳統小店。即使是臺北這種國際級城市,也不見得有很多高樓大廈,最多只有數十層,走過的道路,都是幾層樓的唐樓,是因為當地還未正式開發?還是當地政府刻意保留著這些歷史文化遺產?還是臺北的人口根本不至於要不停地建大樓?

回望香港傳統老店基本上能砍的就砍,一間一間地消失,或者是先砍掉然後幾年後再以「集體回憶」包裝來讓大企業發個「死舖財」,只能感到婉惜。

橫過幾條馬路後,來到寧夏夜市,跟上一次去過平靜的嘉義夜市相比,寧夏夜市就相當熱鬧了。湊熱鬧心態的我,為了見識一下真正熱鬧夜市的情況,就走進兩排熟食車陣中的路。試想想,當時臺北的氣溫大概34度,熟食檔各種熱食,炸鍋、烤爐、火槍之類的煮食用具都在長期運作,加上中間道路好比除夕在彌敦道倒數那麼擠擁,道路的氣溫可能已經到38度以上吧?在這種「熱」鬧的街上,遊人依然陶醉地打量各種食物,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買東西,還有心情討價,我只能夠佩服他們。

dscf0380
寧夏夜市熱鬧的起點
dscf0384
賣物的另一端

來回走了一次,看過了所有熟食車,夜市熟食車有兩個共通點:其一是很多熟食車都有門店,而門店就座落在寧夏路兩旁,那麼我根本沒有必要在夜市熟食車旁的桌子食東西吧。其二是不少熟食車標榜著自己是「士林第一間」、「基隆第一間」之類的字眼,這些字眼旁邊總是標注著加盟熱線之類,即是說,其實這些熟食車不過是一些大集團的特許經營攤檔而已,既然沒有「寧夏第一間」,我用不著在寧夏夜市吃東西吧。

就這樣,我決定隨便走進寧夏路旁的一間食肆。

在臺灣逛夜市不在夜晚買食物而是直接離開然後在旁邊的食肆食晚餐,早陣子跟朋友說過這經歷,大家都覺得我瘋了。我相信自己是少數會做出這種事的人,沒所謂,反正我的消費意欲真的很低而且非常理性,縱使當時我是處於沒有食午餐的空腹狀態。

img_20160625_210023
沒有蚵仔和只有半粒大腸的蚵仔大腸麵,還有意想不到地多但是不臭的臭豆腐

來到里長伯蚵仔大腸麵店,雖然名稱是一間麵店,但其實這食肆自稱的賣點是臭豆腐,那當然要試試啦,於是點了一碗蚵仔大腸麵和一份臭豆腐。當我以為會像香港那樣只有兩、三件臭豆腐之際,店員端來的卻是一大碟臭豆腐,我當場瞪眼嚇了一下,那麼多,要我怎麼吃?一邊看著大碟,一邊祈求蚵仔大腸麵不要那麼大碗,幸好是小碗的。

獨遊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沒有人跟你分享食物,尤其是食肆的小菜總是看似為兩個人而設的。不過再想一想,像我這種喜歡「以特別方式」旅行的人,想必定很難找旅伴吧?也免於拖累其他人。

值得一提是臺灣傳統菜似乎常常搭配泡菜,不像配上了多種醬料醃製的韓國泡菜,臺灣泡菜主要是用醋醃的,就像在香港吃的酸蕎頭。改變了原有質感同時酸酸甜甜的味道令揀飲擇食的我也會乖乖地全部吃完。

回到那熱得發滾的夜市街頭,最後我還是光顧了夜市攤販-牛奶甘蔗汁,是的,這種飲品從來沒有在香港見過,而且每一位朋友聽過我說出名字之後都只會驚訝,熱愛中伏的我當然不能夠放過這種機會。不過這次則沒有中伏的,飲品有牛奶味,牛奶味中夾雜著甘蔗味,兩種看似不能結合的東西,卻結合得很好,順滑之餘又因為有了甘蔗,悶熱感盡消,有機會要再喝。

一個晚餐花了我NTD 135,一洗了我在嘉義時花不到NTD 80就吃到飽的想法,理性想想,其實挺合理,畢竟一個是鄉城,一個是大城市,很難直接拿兩處物價作對比。只是更殘酷的現實是,往後的日子飲食消費只會更高,既然離鄉別井,就不要顧忌太多好了。

食飽後是時候回程,我繼續採取老方法-步行,但是這天由清晨開始除了飛機上以外一直都沒有休息,身心已經很疲倦,雙腿開始疼痛,但是我依然繼續走下去,我想用雙腿好好走過每一條街,用雙眼好好看一下異地的風景和人文。途中來到一座已經荒廢了的圓型建築物,在網上查過才知道是臺北圓環,這座大型建築物已經屹立於臺北108年之多,當中經歷過繁盛,沒落,再繁盛,再荒廢,再重建,反反覆覆,飽歷風霜,也有傳日後有機會拆卸。由於當時已經很晚,而且不像是會開眾予公眾參觀的設,我只能夠直接路過而已。

幾經興衰的 — 建成圓環 (文章撰於2012年,當時正是臺北圓環風光時期)

dscf0387
走到這裏時,雙腿已經沒有力

徐徐來到一個入口,那時候我的已經沒有研究身處哪個火車站入口的意識了,而實際這不是火車站入口,而是台北地下街入口,眼看旁邊馬路寬闊而找不到過路處,車子很多,於是我走下去繼續探索。

dscf0390
地下街的商店都是很早就關門

臺北其中一大特色是地下商店街,一般都在捷運站附近,就像香港的鐵路旁的大型商場般,臺北卻是以地下發展,甚至不只有一層,單單在臺北車站下面就有台北地下街、中山地下街和站前地下街三個區域組成,加上三鐵車站,令臺北車站的地底變成一個複製迷宮,說實的,我在臺北八天的旅程,經過了很多次臺北車站,還未完全掌握自己實際身處的位置,總是繞圈子。

臺北能夠善用地底空間來發展,香港的地底,除了停車場之外,還有什麼呢?

img_20160625_220528
臺北鐵路的複雜程度好比香港的輕鐵,轉線站的設計很奇怪,也沒有什麼效率

隨著時間推移,雙腿已經走不動,我站在地下街的地圖前面休息著,看了十多秒地圖後,一位中年女性走過來就問我是不是迷路了,想去哪兒,我這個外表真的那麼像個外地遊客嗎?外表可以裝,口音就沒有辦法裝了,我連忙說不是迷路,只是在休息一下然後去西門站。可能這位阿姨以為的在逞強,一直很想幫我找路,「你要去西門站,就往那邊走,坐板南線就可以囉。」看著她非常踴躍幾乎要把我送到板南線閘口才死心的樣子,我只好跟著走。

臺灣人熱情好客,這一點真的不得不認同。

時間來到22:30,我終於回到旅館。洗澡後就是計劃第二天的行程,走出房間到共用空間,本來以為是一個很適合跟其他旅人交流的地方。「為何全部都是韓國人?」對,我就只有這個想法。整個場地,只會聽到韓文,我不是來了臺灣嗎?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身處於韓國?共用空間的韓國人一般都是三五成群,一起吃著炸物和啤酒,亦由於已經有自己的圈子,他們完全不會理會其他人。既然沒有辦法溝通,那只好自己找個位置研究行程吧。

在共用空間來回踱步,看看旅館內的公告欄和各種地圖尋找靈感,一牌寫住「Free Walking Tour」的宣傳牌就放在眼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